七年就是一辈子


09年中旬,我离开拼打了近四年仍没有太大起色的创业公司,在休息了一段时间后于11月份正式加入了阿里。记得当时直接被分配到了叶博(现国际站技术部总监)带领的风控小组,虽然当初面试时团队的老大Tom(现万江龙CEO)稍微讲了一下是过来做风控的,但风控是什么完全没有概念,之前也从来没有接触过,没想到我人生从此和它结下了不解之缘。之后,叶博就把一个穿着蓝色冲锋衣牛仔裤不怎么修边幅的高大男生介绍给了我,穿着为什么过了这么久还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这套衣服出现在我面前的次数实在太多了,感觉大半年都没怎么换过:)。叶博跟我说,这位是蒋韬,刚从美国硅谷回来,我们风控团队的架构师,你跟着熟悉一下我们的环境尽快上手,后来我才知道他比我只早来了一个多月。我被安排坐他对面,这样方便有问题随时交流,虽然没有明确说明,但他成为了我在阿里事实上的导师,这为我们后来建立深厚的友谊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当时阿里为了发展国际化业务,打破Alibaba.com单一的信息共享平台的局限,成立了一个新的团队叫全球速卖通,也就是现在已在全球非常流行的AliExpress,不过当时还没有自己的独立域名。虽然交易业务刚刚开始推出不久在阿里还是个新生的事物,GMV还非常低,但是存在的巨大风险漏洞迅速被世界各地的黑产盯上了,记得当时负责风控运营的同学跟我讲,最早的时候盗卡率达到40%,他们不得不把所有超过100美元的单子全部砍掉以防止进一步恶化,风控成长了业务发展的核心问题,跟当初PayPal刚起来时被恶意盗刷如出一辙。因为当时整个团队成立不久,人手非常短缺,自己从头开发已经来不及了,因此能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尽快引进一个在外卡支付风控领域有专业经验的第三方公司,来解决燃眉之急。这件事情当时就落在了Tom和蒋韬身上,因为这个崭新的团队做的虽然是国际化业务,但是真正懂国际化的不多,甚至连会说英文的都没有几个,而他们两位都有硅谷工作的经验英文很好,Tom之前是Google电子商务的负责人,而蒋韬也刚从硅谷回来,对那边的情况非常了解,经过考察之后,他们很快确定了CyberSource这家当时在支付和风控领域非常有实力的公司,而蒋韬作为架构师参与了全面的技术评估。

之后双方迅速开展了合作,因为没有人手,蒋韬亲自写了第一版风控系统的代码,虽然只是完成了和CyberSource的对接,但是为解决当时的盗卡问题立下了汗马功劳,使得我们可以有喘息的机会去开发自己的风控系统。我到岗之后,成了风控团队第一位工程师,跟着蒋韬熟悉了整个系统之后,开始接手原来的系统,而他作为架构师一直紧密地支持我们。记得刚刚开始的时候,对阿里的那套环境还不熟悉,包括好多框架都没用过,甚至连SVN代码仓库都用的不多,中间遇到非常多的问题,不得不经常向蒋韬讨教,经常是他坐在我的电脑前亲自帮我调环境Debug代码,我坐在旁边跟着学习,一不小心就到了晚上十点以后。有了他前期手把手的教,很快我就熟悉了整个开发环境,开始独立承担主要的开发工作。

随着双方的了解加深以及对环境的熟悉,蒋韬发现当时团队在应对业务的快速发展,对代码质量的要求并不高,尤其是像单元测试这样可以明显提升代码质量的措施都没有,就找到我说能不能一起来推动一下这个事情,我刚好也非常有兴趣,就做了一些准备,参加了由当时整个国际站管理层主导的评审会,在得到认可后,我们就正式开始推动单元测试和持续集成在部门的普及。蒋韬主要负责说服各个团队的Leader,重视并能投入一定资源来配合推进,解决跨团队协作的问题,我主要负责单元测试和持续集成平台的搭建以及前期的技术预研和试点,还有就是技术支持工作。在我们的共同努力下,很快就建立了以当时内部单元测试框架intl-test+Hudson持续集成平台为主的一套技术体系,并逐渐推进到了各个产品线,大大提升了当时开发同学的质量意识并减少了各种故障的发生。因为效果比较好,后来国际站技术部等其它部门也来取经,逐步将单元测试的理念植入到所有开发人员的心中。

后来,B2B技术部希望自底向上推动一些技术的创新融合和跨团队的协作,启动了一个“B2B技术领域”的项目,由当时的CTO Andy亲自负责,当时引起了所有技术人员的极大关注,各个部门的技术大牛都在提交各种各样的领域主题。最开始我自己其实并没有多少信心去申请,但蒋韬找到我说可以去试试看,他可以在后面全力支持我,这给了我很大的鼓舞。经过多轮筛选和答辩,最终我们的反欺诈和风控领域从上百个项目中脱颖而出,聚集了国际站、中文站、数据、搜索等多个部门相关领域的技术人员,并在后来的通力合作下推进了多个项目的落地,比如Geoip项目就是一个比较典型的代表,将之前本地的IP包做成了一个整个公司通用的服务。当时我们还考虑是否可以把这个服务开放出去,给其他的公司使用,最终因为种种原因未能如愿,但这也为我们后来做风控的SaaS服务埋下了一颗种子。

AliExpress的业务发展迅猛,蒋韬开始支持越来越多的团队架构工作,我们相处的时间越来越少,突然有一天看到邮件说是准备回他所在的平台技术部了很是惊诧,因为我一直觉得他在AliExpress做的顺风顺水,怎么突然就离开了呢?不久后当面和蒋韬聊起这事,他告诉我要回去专心做风控平台的开发了,他特别喜欢做这个事情,我当时听了后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总觉得好像不太靠谱。因为当时在阿里,每个事业部都有自己对应的风控技术团队,支持各自业务线的所有需求,而蒋韬所在的部门并没有直接对口的业务团队,将来即使把东西做出来了,会有人用吗?带着满腹的疑问,结束了我们的会面。等过了一段时间再见到他时,已经有国际站P4P的业务开始用他们的服务了,后来陆陆续续又接了淘宝、天猫等团队的业务,硬是从无到有地开拓了一片天地,就这一点就让我对他刮目相看,在大公司推动一件事情的难度不亚于创业公司开辟一家新的客户,这也是我后来愿意跟着他一起出来创业的最重要因素之一。

后来部门大调整,我们又都到了集团安全部,见面的机会多了,但并没有太多深入的沟通。记得13年十一长假我从台湾环岛骑行回来后没两天,跟蒋韬在旺旺上聊天,想印证一下他是不是真的要出去创业了,因为当时我听说这件事后还挺震惊的,他升职的时间并不太长,按理来说有了更高的职位更好的收入更大的发展空间,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头脑一热准备去趟创业这个浑水呢?因为我之前趟过,所以知道里面的艰辛,因此更加不能理解。后来就约了见面聊聊,当时他拎了个大行李箱正要准备出差,就随便在园区找了个地方聊了一会儿,当他谈起他的新事业时,眉飞色舞充满自信,他要把这几年在阿里积累的经验运用到更大的市场中去,国内有很多的中小公司饱受各种欺诈的侵扰而无力应对,需要有一家第三方的公司为他们提供专业的服务,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市场机会。没听多久,我就被他的激情感染了,他身上总是有一种魔力,可以让人快速信服。

当他向我提出加盟邀约时,我其实心底的天秤已经完全倒向他了,但是为了谨慎起见,我还是没有直接答应,要冷静地想一想这件事到底靠不靠谱。经过慎重的思考之后,我觉得自己这辈子最大的梦想就是想亲自参与创办一家了不起的公司,阿里是家非常伟大的公司可惜我去的时候已经长成参天大树了自己发挥的功能有限,而现在有这么一个机会摆在我的面前,以我对他的了解,我觉得他有成为一个真正企业家的素质和潜力,并且风控这个全新的市场我也非常看好,自己已经三十多了再不拼一把也许以后再也没有机会了。回家和家人一商量,他们全部反对,说我刚刚过了几天安稳日子又想瞎折腾了,在阿里工作稳定发展前景明朗,为什么要去创业呢,又不是没有吃过这方面的苦头,包括当时我在阿里一直追随的老板也极力挽留。不过,我心意已决,最终说服了他们。

第一次去同盾在福地创业园的临时办公场地,一个大房间坐着好几个创业团队,里面是非常的凌乱,房间最里面摆着一张破桌子是为我们准备的,放了两台蒋韬从家里搬过来的旧电脑,虽然知道创业条件艰苦和阿里的办公条件没法比,但还是有点出乎我的意料,因为当时华创和IDG已经决定要投了,又不是一穷而白,干么这么节俭呢。后来我才知道,敢情蒋韬就是这种风格,直到今天完成了4轮近亿美元的融资,并且公司也有非常好的现金流的情况下,他还总是跟我们说,投资人给我们钱是对我们的信任,不能乱花能省则省,做企业风控SaaS服务是个细活漫活,我们要做好长期艰苦奋斗的准备。

来同盾做的第一件事情,其实跟我们现在的业务关系并不大,是为我们第一家客户做一个数据管理系统,把线上所有数据库的访问规范起来,避免数据泄露,虽然在阿里时用过类似的系统,但里面实现的机制完全不了解,并且客户要求支持Oracle、MySQL、SQL Server三种数据库,还要支持在查询或数据导出能够自动脱敏,当时我心里是完全没底的,一没经验二没人手还要限定两个多月的工期,心底还在嘀咕蒋韬胆子真大,如果是为他们做个风控系统我还有充分的把握,但这个实在是有点强人所难,万一出师不利不是影响我们的招牌吗?不过抱怨归抱怨,我还是尽最大努力和客户不断沟通需求,并同时开始招聘开发人员,创业公司一无品牌二无实力,有经验能力强的人很难招进来,只招到几个刚毕业不久和实习生,团队好歹总算建起来了。经过大家不懈的努力,最后竟然如期地把这个项目漂亮地完成了,客户从开始的置疑到最后的肯定,让我们兴奋了好久。从这件事情上让我领悟到一个道理,凡事不要给自己设限,人的潜力比你想像的要大很多,同时也打心底里佩服蒋韬的眼光和开拓精神。

在同盾成立之初,其实就确定了两个业务方向,一个是给大的客户做企业级项目,把产品卖给他们,一个是给中小企业客户提供在线的SaaS服务,两条腿走路,既兼顾眼前利益又着眼长远,理想是美好的,但现实是残酷的。当我们和最初的几家大客户不断接触沟通,跑了一趟又一趟之后发现,像我们这样的初创公司想要把产品卖进去非常困难,经历不断的碰壁之后痛定思痛改变策略,蒋韬决定还是要尽快把SaaS服务做起来,并且要以SassS服务为主,正好第一个项目结束,我们就全力投入新产品的开发当中。经过几个月没日没夜的开发后,产品终于正式上线了,但又开始发愁客户了。

同盾最初的几个创始人都是技术出身,但运营一家公司面临的问题远超想像,各个方面都需要有专业的人才,但早期的时候其实团队结构很不完整并且非常偏科,比如说像销售一开始没人做,就只能由蒋韬亲自去跑客户,从跟代码打交道到跟人天天打交道,是个非常大的挑战。跟所有的客户接触下来都是同样的问题,有没有同行客户在使用,有没有数据可以证明产品的效果,数据安全问题怎么解决等。靠着蒋韬不懈努力地做说服工作,一趟趟地去客户那里亲自交流沟通,才好不容易邀请了几家客户过来免费试用,整个14年业务发展非常缓慢,上线头半年才接入了20来家客户,关键时刻还看到网上有置疑我们业务的声音出现,当时大家的情绪都非常低落,仿佛走在一条看不头的黑暗道路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走出这种困境。

我不知道当时蒋韬是怎么个想法,但我相信他一定承受了比我们大得多的压力,因为我发现他的白头发突然增加了好多分外刺眼。可即便如此,他也不忘给我们鼓励加油,认定风控SaaS服务一定是将来的方向,我们要坚持下去。这种状况没有持续太久,碰巧赶上了互联网金融的春天,越来越多的客户接入我们的平台,随着客户和数据的快速增长,效果也越来越好,从而吸引更多客户来使用,终于打开了局面,我们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在公司快速的发展过程中,总是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和差错,只要涉及到客户的问题,蒋韬总是非常敏感。他自己会潜伏在很多客户的对接群中,只要有严重的或共性的客户问题,他总是第一时间反馈给我,督促我们尽快解决并建立完善的客户问题处理机制,在他的直接参与下,客户服务的机制越来越越完善。我记得有一次,一个重要客户在微信群里说结果不准,问题还没有反馈到后台,他看到了之后马上跑到我们技术团队所在的办公室,要求我们当天把问题查清楚,给客户一个满意的答复。公司在制定年度目标时,客户满意度也总是会列在第一位。正是从公司最高层开始,对客户的高度重视,才有了同盾在客户中良好的口碑。

从09年入职阿里开始算起,我和蒋韬在一起共事了近七年,因风控而相识相知,又因风控而携手同行,真的是缘分。李笑来老师在《新生》这本最新的著作中说,七年就是一辈子,按照这个理论我们已经是一辈子的交情。希望在下个七年这辈子,我们能一起将同盾的事业推上巅峰,为更多的客户提供有价值的服务,此生就无憾了。

yikebocai /

Published under (CC) BY-NC-SA in categories tongdun  tagged with jiangt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