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辈子还能学好英文吗?


从初中开始学习英语来算,我接触英语已经20多年了,虽然上学时英语成绩一直不错,但是听、说、读、写也只有读还勉强说的过去,看看一般的英文资料还凑合,但是其它几项完全不行。这么多年也尝试过多次努力,包括去英语角、听VOA练听写等,耐何因种种原因都先后失败,工作中用到英语的机会很少,因此就彻底放弃了,心想这辈子跟英语算是无缘了。

最近在看李笑来老师的《新生-七年就是一辈子》,又一本震憾到我的书籍。知道他还是因为去年看他的《把时间当作朋友》,一下子就把我给震住了,是真的震住,原来时间是不可管理的,能够管理只能是自己,从根子上讲清楚了人该如何有效利用时间。这本书我反复读了几遍,还把其中的精华内容做了一个几十页的Slides分享给了同事们,因此我对李笑来老师非常的敬仰。在从他的公众号上看到他的这本新书后,一开始阅读就深深地被吸引了,他用计算机操作系统来类比人类,操作系统需要定期升级,人也是一样,需要不断学习、精进,并讲述了很多学习路上遇到的困难。其中英语学习就在这本书中反复被提到,因此顺藤摸瓜,找到了他的另外一本书《人人都能用英语》,趁清明长假在家里看了前几章,终于明白我这些年为啥学不好英语了。

学习任何一种新的技能,都需要持续不断的学习,直到突破为止,这个过程肯定会漫长而痛苦,需要付极大的辛勤和汗水,如果半途而废,又要重头开始,就像那个著名的挖井的图,挖几下放弃了再选个地方,挖的差不多了又放弃,始终离有水的地方差那么一点。文中用神经细胞重组的理论来解释这一现象:

在科学家看来,学习一门技能,本质上来看就是大脑中的神经细胞建立连接的过程。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的退休名誉教授Michael Merzenich认为,每一项新技能的习得,都需要在大脑神经细胞之间中建立亿万个新的连接。这样艰巨的任务当然要耗费大量的时间。而在这耗时费力的过程中还存在所谓的“平台期”——即,某一段时间无论如何大量训练都看起来毫无进步。神经可塑性研究的鼻祖,Paul Bach-y-Rita教授认为,“平台期”只是一种表象,在此期间大脑并未停止发展,神经细胞之间新建的连接在不停地被巩固;如果中断练习,那么大脑就会遵循“不用即废”的原则丢弃那些无用的连接。那么神经细胞之间的连接需要巩固多长时间才能变得“难以弃用”呢?Paul Bach-y-Rita教授的解释是“六个月”——这个时限与人类生育普遍需要十月怀胎一样很难跨越。

但是大多数人普遍很难坚持六个月,我回顾自己过去学习英语的经历,也是如此,并且没有经过长时间大量的强化训练,所以神经细胞之间的连接根本没有完全建立起来,所以才一次又一次的失败。让人欣喜的是,文章中也提到,人的大脑有非常强的可塑性,并在文中举了很多例子,并且语言习得关键期并没有想像的那么重要,不管年龄、背景如何,只要坚持正确的方法,进行大量的练习,不要害怕丢面子,大胆的使用,最终都可以学会英语。因此,从明白这一点开始,我就马上决定,重新开始学习英语。

第一步要做的就是准备大量接收英语讯息,在喜马拉雅FM上下载了大量Ted的语音资料,准备在跑步中的半小时以及上下班的两个小时中不断播放收听,从而不断刺激自己的神经细胞重建连接。另外,也准备按照文中的建议,开始尝试记录自己每天的所思所想,虽然之前已有习惯记录工作日志,但只是限于工作而已,等养成习惯之后,尝试使用英文来记录,先从听力和写作上突破。

看到该文一位李笑来老师的学生,职业运动员,从零基础开始用了两年时间攻克英语考入英国大学的研究生,相比来说,我的基础比她强太多了,我相信这次一定能有所突破,加油!

yikebocai /

Published under (CC) BY-NC-SA in categories life  tagged with